如何看待某 App “殺了一個程序員祭天” 的版本更新說明?

本人女,程序媛一枚,至少曾經是吧,個人覺得還是對這個問題有發言權的。

2005 年,畢業半年,支付寶,半夜發布,導致客服妹子數據核對了一半,頁面訪問不了,已經半夜 12 點,想到又要重來一遍,客服妹子不禁嚎啕大哭起來。第二天客服主管直接殺來質問我老大,你知道不知道,我們妹子昨天半夜都哭了,老大連聲陪不是,把怒氣沖沖的客服老大送走,回頭無奈的看了我一眼,是的,我這個妹子已經連續一個月沒有在半夜 1 點以前回去過了。

那時候是互聯網的初始狀態,還沒有現在那么完備的自動化發布流程和策略,基本靠人工,為了不影響客戶使用,半夜發布是常態,每次大一點的發布,一桌子的外賣,滿墻的發布計劃,就差沐浴更衣,跟祭祀儀式又差的了多少。

在那兩年里,我經歷過的大大小小發布,但凡重要一點的,從沒在凌晨兩點以前結束過。這我負責的還是后臺產品,前臺的兄弟更可以想象。

2007 年,我負責的項目發布回滾,對接的中國郵政項目負責人直接沖過來坐在我旁邊,勒令我必須今夜修復完畢上線,睡覺,沒有的。

2008 年,切換版本管理工具,幾乎人肉合并一個項目代碼,凌晨 5 點回家,的士師傅好奇的問小姑娘做什么工作,這么早上班?

開發尚且如此,運維更可以想象,我曾經半夜兩點把運維兄弟叫醒做緊急發布,本以為會挨罵,結果人家很淡定的說,我習慣了。在支付寶,運維的隨身就是帶著電腦的,不管是去爬山還是去海邊還是在洗澡,電話一響必須上線!

2009 年恒生,客戶機房,凳子都沒有一張,坐地上和服務器硬紙板上發布完系統,凌晨 4 點覺得好餓,只有沙縣大酒店才開著。第二天 9 點到崗,被客戶劈頭蓋臉一頓臭罵。

有同事跟我說,他經歷過證券營業部的發布出故障,股民們直接拿著凳子沖機房,他們幾個人是幾個人用柜子抵著門,另外幾個人才能修復 bug,跟諜戰片似的,你這一頓罵算什么。

好吧,如果里面的是他們的兒女,他們不會這么做。如果那位客戶的兒女在通宵一晚也被人這么劈頭蓋臉的罵,他會心痛。但是他們不會這么想。

即使我自認為經過大風大浪,但是但凡夜深人靜看著滿屏的日志處理系統故障,只要我媽一個電話打來,問我累不累餓不餓,什么時候能處理完,我也會忍不住鼻子一酸,有想哭的沖動。

寫了這些,不是要說這行業有多苦逼,而是要說真的太少人了解這個行業。過年的時候會說戰士,醫生堅守崗位不能回家,還有各路領導前去探望,但是大概沒多少人想過,你們發紅包發的熱鬧的系統也一樣需要有人維護,也回不了家,紅包少了還會被人罵。大家對程序員的理解停留在刻板,神秘,少言寡語上,除了程序員家人盆友真的沒多少人了解這個行業。

所以看到之前程序員地鐵站修復 bug 的圖片,渣浪運維小哥的調侃我是很高興的,這就是程序員的日常,不夸張,也沒有做作。讓更多的人了解我們,理解我們的辛苦是很好的啊。

這次祭天的文案,我也覺得很好啊,自嘲一下讓大家娛樂的了解每一個大家認為普通的功能后面都有程序員好多的心血,有什么不好呢?如果功能有 bug,是不是大家更容易理解和原諒我們呢?用殺字怎么就政治不正確了,狼人殺不是殺?殺人游戲不是殺,你們不是殺的很開心么?

怎么就突然冒出這么多玻璃心的人覺得冒犯了我們的行業,就不尊重了?自己覺得職業再高尚有什么用,沒有別人的理解又怎么尊重的起來。這樣自嘲自黑一下,讓更多的人娛樂的了解,進而理解,又有什么不好的。

如果你不是程序員,請收起你的玻璃心,因為我覺得大部分程序員本身都會覺得沒啥,也不需要你的憤憤不平。如果你是程序員,更加請你不要玻璃心,你應該會經歷的要比這殘酷的多的情景。

現在的我,因為系統的不一樣,已經很少需要半夜發布了,但是有時候要數據遷移初始化啥的,一個不小心還是會到半夜。現在發布其實也不需要我到場了,小伙伴們都能搞定了,但是我一般也會在發布現場,因為我知道,在那疲勞和緊張的時刻,多一個想法和支持心里不會覺得絕望。

還是真的希望更多的人能理解到這個行業的辛苦和特殊。雖然它比不上軍人的保家衛國和醫生的救死扶傷。

本文轉自:開發者頭條

微信號:IdeaofSE

來源:軟件工程之思,本文觀點不代表自營銷立場,網址:http://www.wfapiao.com/p/106662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侵權聯系
返回頂部
AV天堂日本AV天堂欧美AV天堂